杨梅红时与山溪水库的鱼儿零距离接触

  杨梅红时与山溪水库的鱼儿零距离接触。我的家乡在余姚,工作地在慈溪,那里有一种闻名全国的特产———杨梅。每年的初夏时节,余姚慈溪相连的百公里山头上(四明山余脉),满山都是一簇簇绛红欲滴的杨梅凝翠流丹,令人赏心悦目。古人有诗句赞杨梅:“筠笼带雨摘初残,栗栗生寒鹤顶般,众口但便甜似蜜,宁知奇处是微酸”。说出了这种果中珍品的特性、形状以及独特的口感。

 
  每年杨梅熟了的时候,市民会上山采摘,与主人一起分享丰收的喜悦,品尝甘甜的果实。而钓鱼人则大多会带上心爱的渔具,寻找杨梅丛中的一湖碧水,抛钩垂纶,在欣赏山林美景和紫红硕果的同时,享受一次返璞归真的舒畅,与山溪水库的鱼儿零距离接触。
 
  6月18日清晨,我们四个钓鱼人就这样踏上了游钓之旅。余姚市文亭水库,离慈溪市城区约40多公里。汽车一出横河向南即进入慈溪海拔最高的大山村。山道多弯,但行车十分方便。山道开阔处时有上海,杭州牌照的轿车停泊。两地引为骄傲的优良品种“荸荠种”杨梅正是产于这片山头。下得山去即进入余姚文亭。沿余甬公路向东几公里再回首向北入山,穿过几百米长的隧道,沿着山林小道,终于到达这个有近百亩水面的小水库。第一次来此的三位老者不住赞叹青年钓鱼高手孙思岳车技高超、道路熟悉。孙钓友告诉我们,他已经多次与钓鱼哥们来文亭钓鱼,对于这里的几个小水库非常熟悉。我们由衷地佩服慈溪这批“鱼痴”,不仅钓遍了杭州湾的江河和慈溪境内的大小水库,还“越界”去邻市的深山冷岙中找到这类似“世外桃源”的水域。
 
  车到水库中段一条小溪边停住,此时,我们已无暇欣赏果实累累,“万紫千红”的杨梅树,急忙下坡就位做准备工作。我首先调整好浮标目数,挂饵找底时,第二竿就有了下扌屯信号,提竿是一尾25~30克的溪哥,再钓还是同样大小的溪哥。连钓五六尾、浮标这才稍稍安稳停住了。身边的老马同样也连上此鱼,并且还是双飞居多。如此大规格并且有密度的溪哥在慈溪的几个山涧水库是绝无仅有的。本人只在去年镇海的九龙湖中遇到过一次。这是头大,嘴大的溪流鲦鱼,只能生活在水质清澈的山涧水库和溪流中。它的肉质十分鲜美,软骨少刺,加上生长缓慢,产量少,捕捉困难,市场售价很高(25元/500克,)一般人极少见到它,只有钓鱼人才有这个口福。
 
  我俩连上溪哥的好景并不长,半小时后只见标动,不见中鱼,老马不时发生惊讶:“黑标了都是空钩,如何回事呀”我说:“你的标是放大信号的(巴尔杉木实心长尾),即使小鱼咬钩都是大动作。我的标是过滤小信号的(软尾标)所以空竿较少。关键是一拨子溪哥钓完了,咬钩的都是钩入不了口的小杂鱼。”果然溪哥一入窝,大家又可以连钓好几尾,随后又是连连空竿。老马感慨地说:“在这钓鱼永远不会寂寞!”他五年前跟我学会了悬坠钓,后因车祸受伤好几年未曾钓鱼,上周同去海涂十塘江边钓梭鱼,挥竿几小时,浮标连动都未动一下,这才有他的这番感叹。
 
  四五月份上钩最多的鲫鱼,此时我们四人都未碰到,但大鱼却几次给老马以惊喜。又一次提竿尤如挂底(这之前他已经两次挂底,损失了两副子线)他松松线,但这回他错了,线和标却横向移动,原来是大鱼上钩。主动松线的结果是脱钩跑鱼。他一面跺脚一面连喊:“上当!上当!”我说你的“水花”(钓鱼的运气)好,几年前五六个人就你一人在梅湖水库钓到5千克的大鲤鱼。今天又是这样,我的钓点在外侧,大鱼却偏偏游到内侧咬你的钩。10点钟他又钓起一尾鲢鱼,虽不足1千克,但已是我们单尾“冠军”。大鱼往往会咬钓技不高的新手的钩,你说怪不怪。
 
  午后,天空阴沉,气压似乎更低下,预报的大雨即将来临,我们不得不提早收竿。梅雨季节就是这样,一会儿晴,一会儿雨,对钓鱼十分不利,今年入梅后本地还未下过一场大雨,导致今年的杨梅果实偏小,急需雨水来丰盈,梅农也盼望老天恩赐一场雨,我们少钓几个小时鱼,无所谓也算不得损失什么。
 
  回到车上,大家互通战果,我们都有几十尾的溪哥。来前企盼的湖鲫鱼居然没有钓上一尾,而此前一两个月钓友曾有多次超百尾的记录,这真是一个费解的谜,这些鲫鱼都去哪了?难道真的要等来年春暖花开,才能再次与钓鱼人相会吗?值得欣慰的是溪哥替代了湖鲫鱼,使大家不虚此行,我们应该知足了。